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吉狄阿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黑彝 祖先给了我黑色的族名 我将它烙在自己的脸上 在茫茫人潮的浪涌浪淹中 黑彝是我 永不退色的商标 我是黑彝 族名给了我黑色的脸皮 我一直用它 给自己的良知遮风挡雨 避免风雨锈蚀我的灵魂 防止我的思想滋生野草。。。。选自自己的诗《我是彝人》

网易考拉推荐

被选在《新锐诗刊》的诗:凡尘有爱  

2012-12-11 20:47:02|  分类: 被选发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锐精粹第140期

被选在《新锐诗刊》的诗:凡尘有爱 (2012-12-11 13:09:47)
标签:

七月椰子

文化

诗歌

分类: 新锐精粹


        "与我同住,夕阳西沉迅速;
    黑暗渐深,与我同住我主;
    安慰消失,其他帮助俱无,
    无助之助,求祢与我同住。"  

----2012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结束曲赞美诗

 

  本期诗人:吉狄阿吉、 风轻扬、蒋山湖

   

 选稿编辑:七月椰子 http://blog.sina.com.cn/u/1348558794

 

吉狄阿吉的诗(彝族)

 

凡尘有爱(三首)

 

     一   母亲的爱

 

母亲的爱

没有高大的塑像

母亲的爱

只有田间劳作的汗滴

只有厨房里油烟下的身影

母亲的爱

是一条用眼睛铺成的路

希望一路看着我

越走越远   越飞越高

母亲的爱

是用心修筑的一间屋

渴望一路风尘的我

夜宿在她的心房

越住越温暖    越住越康健

母亲的爱

是风景的设计师

期待我一路的景点

都缀满游客的惊叹和羡慕

母亲的爱

是留守空巢的的寂寞

守护游子一天天的安心

我的母亲啊

你守满了一屋又一屋儿孙的欢笑

却为什么守不住自己一头的黑发

你温暖了游子一次又一次的寒心

却怎么熔化不了自己满头的白霜

母亲的爱

是田边上的那付春犁

一次次地在我的心里播种希望

从来没有对未发芽就死亡的种子失望

她只害怕

我的心田荒废成无边无际的沙漠

母亲的爱

是那根细细的竹条

只要我的思想长出一点野草

竹条轻轻一挥

野草就粉身碎骨

就是防止我的品质长成杂草丛生

可是不懂事的儿子

你为什么曾经那么气狠母亲

甚至怀疑自己不是她的亲生

你可知道竹条落下的那一刻

她心里滴落的那一点血

有多苦多痛

如果世界有感知

整个宇宙都会痛哭哽咽

如今    母亲的爱

是那低矮的坟堆旁的那棵月月桂

她的香气  时刻清醒我的每一个细胞

思念和愧疚就像一群蚂蚁

不停地撕啃着我的心

哦    母亲

如今我能唯一做得到的

是将你的爱珍藏在血脉里

不停地在全身循环

永远   永远

 

   二、  父亲·一座沉默的大山

 

一座山

生长在记忆的原野

结满我童年的橄榄

一年四季翠绿欲滴

在我的梦里

它却常常托着腮帮

坐成一个孤独的老人

他那鱼线般的胡子

一次又一次

钓起我心底深渊的伤痛

伤痛  今夜又在你的山谷

山洪暴发  洪水里挣扎的

依旧是山影孤独的沉默

父亲的沉默

是春耕后的晚霞里

山地旁安静的犁头

让夕阳的回眸

解读你耕耘的遐想

父亲的沉默

是夏天雨后的晨雾中

山地里直立的玉米杆

让微风的柔指

感染你刚硬的脊梁

父亲的沉默

是秋天午后的阳光里

屋檐下垂掉的玉米包

让满屋的儿孙

品尝你丰收的幸福

父亲的沉默

是冬天雪夜的风中

月光下皱巴巴的干酸菜

让漂泊的儿子

煎熬思念与愧疚的酸楚

如今  父亲的沉默

已经成了一座山

他的睡姿    没有一株草高

就像一棵浮萍长成

我心里的一个疤

今夜  我又是一条向大海

匍匐前进的河流

不停的询问    大海还有多远

因为    在我的世界里

大海是大山的最高峰

我想  我的轮回

还是云纱雾绕的大山肩膀上

梳理大山沉默的那只画眉鸟

 

 

   三、母语是装在心里的故乡

 

母语

  是装在心里的故乡

母语  是夕阳下山顶上茅屋旁

      手搭凉棚地眺望儿子归期的阿嫫

母语  是生长着大山秉性的

      放牧牛羊就像看护儿子一样的阿达

 

河流  用彝语的血液

跋涉出从高山到大海的勇气

瀑布  用彝语的歌喉

抒发出跌宕起伏的交响

山雀  用彝语的音律

朗诵出祖先气势磅礴的诗篇

 

舌尖上的汉语顺溜如米线

可手指被针扎时的惊叫

固然是我的母语从我的骨髓里

穿越二十年的收藏时光喷薄而出

“啊宰!”一声  温暖如故乡的春天

居然让我忘却了滴血的疼痛

 

我的祖先

用母语的脊梁挺起大山的腰背

我的灵魂

用母语的经文为日渐生锈的思想超度

一座座山  在苏妮的咒语中死去

一具具尸骨  在比莫的经声里复活

我看见了我的亡灵

在母语的经书里涅槃成一座佛

用彝语说出的话  佛光四射

 

不用说我的母语有多美

我父亲把唤羊归圈的一句话

遗忘在了山里

山雀捡起一学  就忘记了自己的语言

从此   “哎——哦—说妁”的一句话

让奶娃鸟当做绝世情歌

一遍又一遍地轻唱

至今  还余音缭绕

在我的梦里

 

母语  是装在心里的故乡

母语  是夕阳下山顶上茅屋旁

      手搭凉棚地眺望儿子归期的阿嫫

母语  是生长着大山秉性的

 放牧牛羊就像看护儿子一样的阿达

 

彝语注解:阿嫫:母亲; 阿达:父亲

 

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1729889332  

 

 

风轻扬的诗

 

 历史

 

帝王声音很响

盖不住尘埃。那渺小的颗粒

 

过去和未来不远

只有马蹄变马达。一个字的差距

 

 

听江南才女锦冰古琴曲《酒狂》

 

 

是谁种下孰强孰弱的蛊

是谁绘出楚汉分明的图

布一局,七星聚会

弹一曲,魏晋风骨

朗朗乾坤,天地动容

就这般坐下来,饮尽

这段前尘

战鼓回荡,琴声悠扬

风过竹林,雨打嵇康

掠过朝霞的翅膀

迷路的人儿

看不清你飞翔的方向

血染夕阳

然后才去听你看不清的真相

 

  

滹沱河畔的歌

 

(一)

 

这些年来,大伙聚少离多

夜深,茶淡,路上的风景多了

汤反而浓了

过往,你有的,我没有;

我有的,你也没有

晚上睡不着,白天睡不醒

友人。今生如是

 

(二)

 

滹沱河,那年冬天看见你

结着冰

这个季节

应该干涸了吧?

 

(三)

 

我老了

听,滹沱河畔的歌

入海。枕着

燕赵历史的尘

海河扬起的浪

渤海湾上的碎石

入眠

河流的一生。不过如是

 

 

我的诗(组诗)

 

 

◎雨

 

我把诗和着雨水埋进土里

溅起的石子不小心

打碎了古镜里的另一个我

晨曦,一股殷红正在远方冉冉升起

我什么也看不见

 

◎雪

 

记忆里下雪了

美丽、透明的银条儿

在我的诗,在我银色的古镜中

像极了一个精灵的丝语

像极了一个喜鹊拍打翅膀的声音

像极了一个初生婴儿的光滑和细腻

而它在我的手上融化了、消失了

掉落

溅起了一丈的尘

 

◎风

 

你说你要把我的名字写在水上

你说流水不腐

你说这座城市的名片是风

是排山倒海的风

是翻天覆地的风

 

你说这里除了风,还有一件事让你牵挂

那座火山,还有风留下的诗

一座活人的坟墓和地狱里的天堂

于是,我的名字留在了那个靠海的地方

  

还是儿时少年郎

 

一扇,两扇,三四扇

五扇,六扇,七八扇

永定土楼有近百间屋,数百扇窗

小孩在这里出生,老人在这里逝世

一扇窗,几段往事

 

我打着灯笼、骑着竹马

去找寻月神的影子

就要抓到时

一阵风经过

拽着它。从最小的那扇窗子爬了进去

就再没出来过

 

遗忘在第六晚的诗(组诗)

 

◎初来第六晚

漂泊

不过是一出戏

滴在心底

流出真谛

 

我们不过是古道上的路人

舞台上

表演的

是一场演不完的戏

 

◎中山公园到第六晚

夜幕拖着古巷的魂

时间还早

从第六晚出来

游离在公园的一角

 

古老不过是为了

祭奠

第六晚的诗

 

丛林,有人在那里嚎叫

一阵、一阵

是对第五晚的徜徉

还是对第七晚的彷徨

我不知道

诗人写诗,因为他不说话

诗人不说话,但他写诗

 

◎小巷子

 

路过小巷子

小吃很多

我们路上吃过了

一份饭

友人饱了,我没有

 

买了两个包子

我填的是肚皮

友人吃的是滋味

 

 

◎诗人来了

 

开卷的单

飞舞的琴炫

一个个音符

诉说着第六晚的诗

 

诗人来了

刚下飞机

拖着疲倦

黑咖啡上的白

留下了

诗人的殇

 

◎遗忘在第六晚的诗

 

诗人走了

风去了

友人说

遗忘在第六晚的

不是诗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cllhj2007

 

 

 蒋山湖的诗

 

 

《呵呵》
 
林子里不断有瓢虫向山下的小城俯冲
而我拾级而上,往秋的深处去
 
我是大大大虫
你们是小小小人物
 
此刻漫天飞舞的圆点撞得我浑身都是
呵呵,我不拒绝

 

 

《出租屋》
 
家是流动的,心是暂住的
租金咬紧了日子的齿轮

 

家具是二手的,主人是临时的
只有窗台的盆栽鲜活

 

一个几十平米的窝跟一份缺斤少两的愿景
在一座城市里沉浮

 

劳碌和奔波不断挤压着
一群最没有水分的人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jiangshanhu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