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吉狄阿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黑彝 祖先给了我黑色的族名 我将它烙在自己的脸上 在茫茫人潮的浪涌浪淹中 黑彝是我 永不退色的商标 我是黑彝 族名给了我黑色的脸皮 我一直用它 给自己的良知遮风挡雨 避免风雨锈蚀我的灵魂 防止我的思想滋生野草。。。。选自自己的诗《我是彝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连载)抹嘴肉(一)  

2013-02-25 21:37:06|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连载:抹嘴肉(一)

                                      作者:吉狄阿吉(彝族)

我生长在大山的大山里,那些年代,非常非常的落后,简直可以说是与世隔绝的原始生活,我们不知道山外的山外哪里才是小城市。听大人们说,逢年过节去市场买点油盐什么的,要翻好几座大山,来回要走两天多的时间。村子不大,就在半山腰上,基本上可以说没有平地,村子对面也是一座大山,那座山上也只有一个村子,也差不多一样大。从村子走到山顶上,可以看到后面的山外山连着山,看不到山的尽头,也看不到山上有村子。大人们都这么说:那里是都是森林,十天半月也走不出去。村子里只有七八户人家,家家户户养有几只羊和一两头牛,村子里低矮的茅草房参差不齐地排成两排,村子里的小路和山上的小路上都是羊屎和牛粪。村子里吃的水是从山上引下来的,到村子边上就用一根简槽接下来(就是用一根木头做成的半圆形的槽),人们就到那里背水吃。吃的都是洋芋(土豆)和玉米面蒸的饭,或者是玉米面稀饭。一天只吃两顿饭,这样也是大部分人家年年不够吃的;孩子们差不多到七八岁都没有穿过裤子,只穿一件家里人缝的上衣,更不用说穿鞋了,到冬天降大霜的早上,放牛的孩子都是踩在刚喔出来的牛屎上暖脚的。村子里的人都很纯朴,但也有死爱面子的——就是出门好汉子、家里睡草堆的人!

 

太阳已经照到对面的山顶上。村子里鸡鸣狗叫,赶羊吆牛的声音此起彼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三五成群地拿着农具走出寨子。有女的背个木桶到简槽那里背水——有的刚去,有的已经回来,互相打个招呼,总是乐呵呵的;背水的姿势特别艺术——木桶是用竹条编箍的,背水的时候把绳子绕圈放到竹箍上面,绳子的另一边绕到胸前,木桶的下端放在腰上,身子前倾着走路,桶里的水跟着脚步的节奏一晃一晃的,可就是不晃出来。不爱睡懒觉的孩子也已经到寨子中间的路上玩。

阿来家在上排的最右边,我家在下排的最右边。我刚走出去,看见阿来就站在他家院门口,还是只穿一件已经补了许多补丁的灰蓝色上衣,头发睡得很乱,像刺猬,还是老习惯——把舌尖顶在下牙跟,用上牙不停地咬翘起的舌中,嘴里还呀呀呀不停地叫。这是他整天都爱做的一个习惯动作。

“阿来哥,又在放屁啊!”

阿来显得很得意:“我有这本事啊!”

阿来比我大两岁,当时我四岁。阿来有一个不停地放屁的本事,左脚一抬,身子往上一提,“卟——”,一个屁,右脚一抬,身子往上一提,“卟——”,又一个屁····一直这样半天都可以。这让我们一帮孩子很是羡慕。后来长大了我们才知道,原来阿来是把左手从衣服里申到右手的腋窝下,抬右手紧腋窝放的“屁”。

我和阿来一起去村子右边的场坝找小伙伴们玩。阿来还是一跳一跳的,一路放着屁。一路上还是做着他的那个习惯动作。场坝上已经有四个伙伴在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场坝是挖平后用石灰打的地皮,是做打麦子和晒东西用的,大概有两百多平米。自然也就成了大人小孩聚会玩耍的地方。因为这是村子里唯一的场坝。我们一到,阿来就说这有什么好玩的,我们来玩打战。于是我们四人一组分成了两组:我、阿来和另外两个当好人——就是解放军,其他四人当坏人——就是日本鬼子。这是我们从电影看来的。每个人捡一根竹棍当枪,嘴里还“嘟嘟嘟的”学机枪。我们玩打战疯了一个上午,都是被大人叫回去吃早饭的。

第二天一早,我们还是在场坝玩游戏。阿来说今天不玩打战,今天咱们玩“放炮”比赛——就是把一撮细灰放在一起,然后蹲下去放屁把灰吹起来,看谁的屁吹起来的灰最多最高,而且屁又响。这是今天阿来发明的新游戏,确实就像放炮。每放一次“炮”,我们都手舞足蹈地叫“哦——放炮喽!放炮喽!”。大人们看见了,都笑着吼我们:这群孩子,玩什么不好,偏要玩这游戏。我们听了笑得前俯后仰地跑到简槽边玩“躲猫猫”游戏去了。

因为阿来会“放屁”,又发明了“放炮”游戏,我们很佩服地尊称阿来“屁王”。当时觉得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称呼!因为他是我们全村孩子的“国王”!

村子里的人都很朴实,但也很爱攀比。特别是我们孩子,对吃的更是一个比一个更能吹。你说你家吃米饭,他说他家吃大肉。就是喝点猪油煎干酸菜汤也要说成吃大肉!背后都说是吹。但是我们对阿来就不同,阿来隔三差五的吃了饭出来都是满嘴油亮亮的。这让我们都确信阿来家是经常吃肉的。这更加让我们对阿来越发羡慕和尊重!

有一天吃了早饭,我想去叫阿来一块儿玩。刚走到我们两家中间的路上就听见阿来的妈妈在喊“阿来,还没有抹嘴呢!”。我走到阿来家的院门口,阿来就满嘴油亮亮地跑了出来。我奇怪地问阿来,怎么吃大肉你妈还叫你回去抹嘴呢?阿来愣了一下,说:“哦——,我妈妈是叫我回去把嘴巴擦干净的!”阿来还是做着他那嘴巴的习惯动作在我前面跑,这样,我两又跑到场坝上找小伙伴玩去了。

全村子的人家都每天只吃两顿饭,所以农闲的时候晚饭也吃的特别早,吃过晚饭好长时间天才黑。所以,不管是大人小孩,都喜欢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玩。有的在场坝,有的在谁家的院门口。夏天的一个农闲晚饭过后,有几个妇女和阿来的妈妈坐在阿来家院门口闲聊,我们几个小孩也在她们身旁玩。阿来的妹妹和我们玩了一会儿就回家喝水。突然,阿来的妹妹惊慌失措地喊:“妈妈!快点!妈妈!快点!”。

阿来妈妈把头偏向屋里:“喊什么!”。

阿来的妹妹还是不停地喊“妈妈!快点!妈妈!快点!”,那声音好像在跺脚。

阿来妈妈很不耐烦地吼到:“怎么啦!你快说呀!”。

阿来妹妹带着哭腔叫:“抹嘴肉被猫叼走啦!我抢不回来!”。

阿来妈妈嗖地站起来,箭一样冲向屋里,边冲边吼:“死人的女子!砍脑壳的女子!你怎么不早说呢!”

我们孩子们自然而然跟着跑去。刚跑到阿来家院里,我就看见阿来家的花猫已经跑到他家的草窝顶上了,嘴里还叼着一块巴掌大的老肥腊肉。我们齐声叫道:“在那儿!在那儿!”阿来捡来一块石头打在猫身上,那猫“唬——”地一下跑到阿来家后面的树林里去了。我们从院门跑出来,跑到树林里追猫,可是没追上。在树林里找了一阵子,也没有找着。大人们也追到树林边。阿来妈妈也追到树林边,手里还拿着一根竹竿,头上的帕子早已不知道掉在哪里,两条粗辫子已撒了下来。眼看追猫没希望了,阿来妈妈就挥着手中的竹竿骂她的女儿:“死人的女子!砍脑壳的女子!你连一只猫嘴里的肉都抢不会来!你不死你还活着干什么!”眼看阿来妈妈就要打她的女人了。我妈妈就劝道:“算啦,算啦,才四岁的孩子,怎么抢得过猫呢?”阿来和他妹妹看见妈妈要打人,一溜烟就从寨子中间的路跑了。

阿来妈妈气得把竹竿甩到兄妹俩身后,还是不停地骂着:“死人的女子!砍脑壳的女子!我本来想明天煮给他兄妹俩吃的,现在连狗屎都没得吃啦!”大人们都在劝,“算啦,算啦,你就当煮跟他俩吃了吧。”

这下可好,别说大人,就连我们小孩都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原来,阿来家就把一块肥肉挂在门背后,每次吃了饭出门都把肥肉在嘴上抹一下再出门,这样人家都以为他家真的吃了肉啦!到第二年杀猪才把那块肉煮来吃,再挂一块肥肉到门背后。山里的人就是纯朴,大人们都不许我们数落阿来家。晚上,在家里不停地叮嘱我们小孩:不许说阿来家坏话、不许说抹嘴肉的事、一定要和阿来兄妹俩以前一样玩,否则要打死我们的!

后来听说,那天晚上阿来的父亲回家后把那只猫找来打死剁成肉酱吃了。反正后来我们没有见过那只猫,打死是有可能的,剁成肉酱吃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那里的人从来都不吃猫肉的,这只是人们的一种笑话,说说而也!这年,阿来七岁。

我们还是和往常一样跟阿来兄妹一起玩游戏,好像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抹嘴肉事件”一样。

大概过了几个月,有一天我们一群孩子一起去山地里找猪草(猪食)。快到下午时,猪草都找得差不多了,我们就找来老蕨草,把蕨枝剪掉留一个桩,两个人把蕨草桩勾在一起,各拉各的,谁的桩断了谁就输。我们叫“斗牛”。我小舅娘的弟弟和阿来“斗”了几次都是阿来赢。我小舅娘的弟弟就说阿来玩阴招,阿来就说他没有。这样闹了一阵,阿来就说:比我们大两三岁的人还耍赖,玩不起就不要玩。这下把我小舅娘的弟弟惹火了,就骂阿来“你们家不要脸!还用抹嘴肉!”,阿来还嘴“你家穷光蛋!连抹嘴肉都有不起!”这样吵来吵去,最后,阿来就只有不停地骂“穷光蛋!穷光蛋!穷光蛋!····”,我小舅娘的弟弟就不停地骂“抹嘴肉!抹嘴肉!抹嘴肉!····”。最后阿来气哭了,一脚把我小舅娘弟弟的猪草连背篼踢滚下坡!。我小舅娘的弟弟就冲过去打阿来,把阿来的鼻血都打出来啦!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起冲上去把我小舅娘的弟弟按倒在地上打,把他的衣服都撕烂了!最后我们找来一块干猪屎往他嘴里塞,让他吃猪屎!问他“服不服?”他说服了,我们还问他以后还打不打我们。他说不打我们了,我们才把他放开。我们都很恨我小舅娘的弟弟的,他比我们都大好几岁,平时就爱欺负我们小孩。今天我们把他爆打了一顿,可解恨啦!我们好像打了胜战一样高兴,阿来也好像没事一样,一路说说笑笑回家了,还约定好:如果,以后我小舅娘的弟弟打我们哪一个,我们就一起打他;还要让他吃猪屎、狗屎;有的还说给他吃人屎才行·····

不知怎么回事,我们还没有回到家,大人们就知道我们打架的事啦!我们刚进村子就看见我小舅娘在打她弟弟!心想:这下完啦,又要挨打啦!把我们都吓得,站在那里不敢回家。小舅娘边打边骂:你这么大的人还跟小孩打架·····小舅娘打完了她弟弟就朝我们走来,我们以为来打我们的,都吓得往自己家跑。“毛毛!”小舅娘把我叫住,这下把我吓坏了,全身发抖,心想“挨打是肯定的啦”!因为是舅娘,我又不敢跑,只有可怜巴巴地站在那里等着挨打!可是,出乎我的意料,舅娘并没有打我,还表扬我今天做得对,以后他还打你们的话,你们就一起打他。我如负重释地回了家。小舅娘还去给阿来家道了个歉。

我们和往常一样跟阿来一起上学一起玩游戏。阿来还是一样的滑稽——嘴巴还是老习惯动作、还是老爱放屁。还经常拿一根竹竿骑马,摇头晃脑地咬着舌头“驾——!驾——!”“耶!耶!耶!”的,确实很搞笑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