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吉狄阿吉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我是黑彝 祖先给了我黑色的族名 我将它烙在自己的脸上 在茫茫人潮的浪涌浪淹中 黑彝是我 永不退色的商标 我是黑彝 族名给了我黑色的脸皮 我一直用它 给自己的良知遮风挡雨 避免风雨锈蚀我的灵魂 防止我的思想滋生野草。。。。选自自己的诗《我是彝人》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诗歌写作是灵魂的“事业”  

2014-08-31 21:35:51|  分类: 原创诗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写作是灵魂的“事业”

 

 

 

    说实话,我和吉狄阿吉不是很熟,也不是很清楚他情况,包括他的写作情况。我们算“熟”的地方只是一起在海讯发起的“我是彝人”全国同题诗大赛点评中“比翼而飞”。也因为这层原因吧,吉狄阿吉很客气地叫我写篇对他作品的评议文章,还在博客留言说什么我是一个敢说实话的人,会指出他不足之处云云。虽然这足见他的谦虚与客气,却倒把我弄脸红也不是不红也不是了:在创作时间上而言我或许可算“老朽”了,不过自己一致惭愧于空对日月蹉跎了岁月而耿耿于怀的。 

我以为,诗歌是灵魂的“事业”,从事文字,就是“从事”灵魂,它需要真性情,需要讲真话“晒”出自己真实的灵魂。写诗和写小说最大的不同,是写诗不能编造,“情”不能假,其情一假,其言必虚,它必须是从骨魂里出来的,不到“万不得已”不应该轻易动笔,这是我的一个观点。我认为写诗的人必定是多情的,即使你在外表上看不出来;玩诗(包括看诗)的人必定是重“情”重“义”的,即使你在生活中没有明显感觉到。用一个流行的词来概况这层意思,就是这样的人是“性情中人”。

传来作品时,吉狄阿吉只简单地说他写诗不过才两三年,并且我看到那些作品也正如我在他博客看到的,大多是有意思的短制。虽然如此,但从我所了解的他的诗歌作为和一些思考来看,他已具备了我上面所说的认识和态度。就是说,他对诗歌是认真的,较劲的。而我以为,一个真正想从事于诗歌写作的人,这是起码的态度与要求,那些出于其它需要和目的而时不时“客串”诗歌的人,是不会有大成就的,除非他真是天才。

  诗歌的圈子化,现在已是个很明显的现象了。一般来说,在现在这个功利化和世俗化特点显著的社会里,一个人要能经常写诗肯定有其一定心理深层因素,当然,这主要的一条,就是他肯定是一个极其重视精神修养和精神生活的人。他们都是具有一颗“诗心”的,这诗心就是追求自我精神质量的心。我身边太多的人就根本不过问诗歌,而一些同事在我的“耳懦目染”之下,在渐渐喜欢上诗歌。当然,他们还是困惑,问我:“我应不应该去写诗呢?”我只得如实回答说:“如果你觉得俗世足以让你快乐,你就不必写诗了吧,如果你觉得俗世不足以让你快乐,那么你尽可以去写诗。”因此我们可以说,在这样一个时代,在“圈子”以外,发现一个与诗发生着一定联系的人,有时候简直可算是一件“可遇不可求”之事。所以,对于每一个“同行”的加入,那不仅是“圈内人”值得庆贺的,更是现在这样一个社会值得拍手欢迎和鼓励的事。

  当然,现在也有个好处,就是网络的普及很便利于我们的交流,可以在思想上抱团取暖,促进相互的交流和学习,就像吉狄阿吉我们一样。

  吉狄阿吉具有一颗纯粹的诗心,因为他有着追求自我精神质量的渴望和诉求。他的写作时间虽然不长,但起点很高,进步应该也是让人刮目相看的。这其中关键的一点,是他成熟的思想,和他具有的对生活和诗歌(精神上的东西)的深入性思考。我们许多初学写诗者有个误区,就是以为诗歌更多是技法层面上的,所以他们注重诗艺的提高甚于注重自我思想的提炼和提高自我思考的能力。我觉得恰恰相反。我认为文采固然重要,但是作品的“成熟度”更关键。如果你真有了“非同一般”的思考和成熟想法,那么你所说和写出来的话自然就是非同一般的,你所写出来的诗就是非同一般的诗。而这主要与思想和思考有关,不一定非要与你所写的“量”有关。这从写诗不多却打破15年没有在诗歌上颁发诺贝尔奖的现象而获得2011年诺贝尔奖的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身上得到某种印证。当然,什么都有个过程,写诗的过程和经历也一般有它一个“特殊”的过程和不同于其它地方之处:它最先可能只是我们一种自我倾诉的需要,这时我们只要达到能够准确表达自己的水平就心满意足,多少带有“玩玩”的性质;后来写的多了,未免“为赋新词强说愁”,总是尽力去玩弄技巧,追求新鲜词、陌生词,讲究让人觉得“不多见”,“陌生化”,掺杂了一点玩文字游戏的意味;只有进入了一个自我澄明的境界,变写作为一种不得不倾吐的“生命行为”,且此时的一切词句和所谓的技法都是自然“冒”出,不再是刻意地去寻访。达到了这样自然生长的“生命创作”状态的,才是自然的,诗歌也才可能是成熟的、感人的,甚至也才有了走向“登峰造极”的可能。我们知道这么一个现象,不一定每个人都对科学啊政治啊之类的感兴趣,但必定每个人内心的某个角落里都有文学的一席之地。因为人是精神的人,而文学是我们的精神之母。诗歌在当下的“退化”,只是因为它适当地让位于社会生活的丰富而越发“圈子化”了而已。许多写诗的人没有坚持下来或者说进步不大、不快,主要与没有重视修炼自我思想,让其深入和得到大强度的提升有关。写作的意义其实不在于展示和卖弄文采,而主要在于一种“表达”,一种对生命或者说人生的表达。

    吉狄阿吉当然是一个“深谙此道”者,所以我才和他共同探讨这些。目前我所看到的他作品不仅大多是清新、清丽的,精短的,它们也都具有很明显的“思考”性,比如他在试着写的许多哲理短诗,就很有特点很有生活的启发性,在博客引来许多文友的点赞、转载和围观。这是他积极深入思考生活情状、社会万象和人生百态的初步收获。我们可以从他的几个作品来领略一下他作品具有心灵写作同思考性相结合的特点:“在佛前/甘愿做一炷香的陪衬/把生命化作火/光焰向上/泪流朝下”(《红烛》),“柔情一生/只有心被冷死/才会僵硬”(《水》),他写害人的“罂粟”:“把美丽开放成巫婆的咒语/用最美的外表包装最毒的心”,他写《春雷》:“一把光剑/劈开乌云的胸膛/把光明的路/闪亮成黑暗中飞翔的旗语/子弹般远征的声音/把阴暗的天空射穿成雨/下空我闷满的心情”,再比如他的一些韵味十足的哲理短诗:“不管潮流/怎么磨圆棱角/骨子里钢硬的秉性/从未改变”(《鹅卵石》),“薄薄的小身体/能容纳/阴晴圆缺的大世界/却从不让雷雨/打湿自己的心”(《镜子》),这些诗作让人悦读之余,都让人情不自禁陷入某种思考,由此也足见诗人在写作时的“认真”和用心用力。

从他在这次“我是彝人”同题诗赛活动的强劲关注和自有特征的点评来看,也从另一方面印证他确实属于一个思考性的写作者。这点很重要,这可直接让其“驰入”一个“快车道”,得到良好的快速的提高。并且我相信,随着他的思考的深入和走向一定的宽广度,他以后的作品必将会越发厚实和多样化的,毕竟生活是万花筒式的,丰富多彩的,人生的况味也是书写不完的。我读到的他的《穿越钟声的影子》就有了这样的倾向和苗头:

“山坳古刹/钟声穿过一阵经语的早晨/我的影子/正在钟声的隧道里旅行//仰望天空/渺渺飘云/如梦灵晃/俯视大地/沉沉灰沙/心烟萦绕/酒色滚滚的红尘/太阳跑出黑夜的染房/肥硕的身躯里/灵魂复出又隐退/从大地到天空的旅程/在城市的下水道里/不能自拔的身体/敲响骨头的钢声/举起我的目光走向太阳/我看见了脚下的阳光/是从太阳的思想里走出来的路/贴近天的蓝飞翔/我还是能够听见/一枚硬币踩痛影子的尖叫//墙上的钟声/突然一片空白/只有我的影子/正在穿越自己”

  我在“我是彝人”诗赛中点评马海子秋时曾有这么一段:“在我看来,写作可分为这样几个层次:1、写自己想写(所谓涂鸦)是为自发性的、低级的阶段;2、能写别人所未写,是为自觉的、自我提升的初级阶段;3、写别人所写,但能够出新且手法别致,具有一定自我思想,是初具功力、步入一定境界的次高级阶段;4、写别人所未写,写别人所不能写,并自成稳定风格、自成一家,思想厚实,人生积淀、社会阅历非一般人不能及,对于写作举重若轻,是进入了大境界的高级阶段;5、具有自成一体(或者体系)的宇宙观、世界观和人所不能达的哲学高度,对于创作能够随手拈来而不同凡响、出神入化者,是为人神合一般的巅峰境界。”吉狄阿吉也许还只处于其中的中端者,但是我相信他还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并且我也相信,一当他把自己的生命和爱好注定了要交给诗歌,那么他的诗歌之路必然长之又长。

                                                              

                                                    2014.4.28

    (本文作者系四川彝族诗人、诗歌美学评论者)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